对话《完蛋!》制作团队:短剧游戏概念股大火背后,游戏平台打开互动影视缺口

真人互动影视游戏《完蛋!我被美女包围了》(以下简称《完蛋!》)掀起的这波短剧游戏热潮还在继续。

11月16日,短剧概念股逆势大涨,佳博科技、引力传媒等近10股涨停,此外中文在线月初至今股价翻倍,旗下短剧应用Reelshort登上美国iOS娱乐榜第一名,天威视讯实现8连板。

“这个产品把很萎靡的影视行业和整个股市狠狠地拉了一波,太帅了!”在向界面新闻回顾《完蛋!》引发的这波资本追逐时,这款游戏的制片人韩超说道。游戏发售前,他和游戏的监制杨晟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如此火爆。

《完蛋!》10月中旬在游戏平台Steam上线,面向C端售价42元。简介称,“这是一款模拟恋爱的全动态真人互动影像作品。你将以第一人称与六位性格各异、长相各异的美女相识、相知、相爱,展开一段又一段沉浸式甜蜜之旅。”

对话《完蛋!》制作团队:短剧游戏概念股大火背后,游戏平台打开互动影视缺口

这六位美女均由真人饰演,并且大多是专业演员出身,游戏上线后,抖音、斗鱼、B站等游戏主播直播助推了这款游戏的热度发酵。《完蛋!》连续两周登上Steam国区销量第一,总评论数超2.7万条,其中94%为好评。SteamDB数据显示,该游戏同时在线人数峰值超6.5万人。另据Steamspy此前估算,这款游戏的销量突破80万份,以此计算其收益超3000万元。

在部分女性观众看来,这是一款“男凝”视角的游戏产品,但男性玩家则不接受这套说法,“我就是要让资本知道,讨好男性,可以赚钱。”

或许是剧情与小程序剧的男频爽文相似,《完蛋!》精准打开了资本市场对短剧游戏的想象力开关。但在《完蛋!》的制作团队眼中,小程序剧和这款游戏最大的相似性就是都面向C端收费,强行将短剧和游戏联系在一起“很荒谬”,“更像是资本市场和一些公司,本来有短剧这个业务,现在在炒概念。”

“电影行业发展了100多年,最后终于分出了类型电影——恐怖片、惊悚片、喜剧片、爱情片。短剧则混杂着商业作品、带货和类型化的内容,现在行业一拥而上试图将短剧和游戏划等号,本身是非常荒谬的,就像把电影和游戏、广告混在一起谈一样。”杨晟直言。

过去十多天,A股到港股资本市场多家公司汇报短剧业务进展。柠萌称短剧跑通商业化,华策称已建立6支微短剧团队,中文在线公告称公司拥有数字内容资源超550万种,微短剧大量改编自公司的原创小说。同时也有公司“蹭热点”,短剧业务没有实际作品产出,投资短剧相关公司也并不计入财务报表,但仍然多次收获涨停。

互动影游上一次站在风口,还是2019年初谍战题材的《隐形守护者》,更早之前则是Netflix2018年底上线的单元剧《黑镜:潘达奈斯基》。玩家的选择决定下一部的剧情,影视和游戏的结合,诞生了 “可以玩的影视剧”和“具备影视感染力的游戏”,实现了两大娱乐内容品类的交融。

对话《完蛋!》制作团队:短剧游戏概念股大火背后,游戏平台打开互动影视缺口

这一概念令影视行业为之兴奋,长视频平台爱优腾陆续入局互动影视,这之中爱奇艺涉足最深,陆续推出了《你的微笑》《如果有当初》等多部互动剧,去年热播剧《破事精英》中也有三集为互动剧。但争议一直存在,形式大于内容、噱头大于创新——这是不少观众对于互动剧的体感评价。

爱奇艺CEO龚宇曾在2019年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分析过互动剧的困境:“互动剧这个概念并不新鲜,但为什么没有大规模推广开来?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没形成标准。”

直到今日,互动影游面临的仍然是相似的困境。杨晟称,其他游戏的开发上,国内大厂都实现了流程标准化,“唯独在互动游戏这个单独赛道上,每家都有流程,大家也没有教材去学习,也没有人出来谈。”

韩超入行曾在华谊兄弟做制片人,杨晟曾在《泰囧》中担任徐峥的导演助理,他们的经验是借鉴传统影视行业的制作流程,按时间节点和预算倒推的项目进度,但必须保证“玩法先行”,每一章的预算先确保核心玩法的拍摄。

这也带来了招募演员的困难。“如果让她拍一部剧,可能她会问导演是谁,拍摄周期多久,在什么平台播出?但现在拍出来的东西既不在央六和院线,也不在爱优腾。”

韩超需要反复和演员的经纪人沟通,举其他产品的例子给演员捋清楚互动游戏的拍摄逻辑,如果产品卖爆了,演员能得到什么。但也有演员相当明确产品的潜在收益——一旦产品卖爆了,她会得到大批垂直的男性铁粉。

《完蛋!》的商业成功,被韩超和杨晟视为一种信号。韩超意识到,比起视频平台,游戏平台或许更适合互动影视作品。“过往平台和一些制作公司都尝试过互动剧,但他们选择在视频平台去实现商业化闭环,最终结果都失败了,《完蛋!》在游戏平台上线,这个赛道算是打开了。”

在杨晟看来,《完蛋!》大卖说明互动娱乐“这个赛道可做”。他举例称,2007年上映电影《幻影凶间》导演就准备了四个结局,未来导演剪辑版可能只是第二个结局。玩家可以在两到三个小时时间里,通过自己的选择获得一段独一无二的故事。在未来的家庭娱乐中,在手机端、电视端和VR设备上,小到单体互动,大到数字场景,玩家可以尝试自己想做的一切。

这样一来,“玩家所受到情感震撼,就不是来自于制作组的自鸣得意、自作聪明,而是在于玩家用自己的情感‘打’到自己。”

对话《完蛋!》制作团队:短剧游戏概念股大火背后,游戏平台打开互动影视缺口

仅就国内影视内容消费而言,这一趋势今年愈发明显。比如今年热播剧《长相思》的剧方“梅林虐杀”戏份分轨原文件公布给观众,将剪辑主动权交给观众。

《完蛋!》大卖后,韩超在抖音上看到有人在玩《完蛋!我被大妈包围了》,韩超觉得“挺好”,“填补了大爷们的需求”。杨晟则哭笑不得,不少资方说要在过年前做出一个对标《完蛋!》的新产品。他觉得何必呢?“互动游戏也许除了真人情感以外,还有别的类型,大家多试试看,别都在一个赛道一个类型摩擦竞争。”

短剧游戏概念股的热度仍未降下,韩超和杨晟提醒投资者和制作方明确自己的作品类型,不要盲目扎入投资和创作。“短剧是一个巨大的内容市场,和游戏结合仅限于互动短剧这一个分支,而真人互动短剧在互动游戏这个广阔的赛道上也只是非常微小的一个分支而已,是子集中的子集,希望各位投资人、同行业同赛道的朋友们在做这些项目的时候,心里一定要跟团,把自己类型化弄清楚,搞清楚自己的受众面。”

(应受访者要求,本次采访仅代表制片人、监制个人观点。)

本文来自投稿,作者:界面新闻,不代表p2p信息资源网立场!如有侵权,联系管理员:202348182@qq.com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